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东莞精神病人强制医疗医疗费用成最大问题

发布时间:2019-07-12 21:59:29

东莞:精神病人“强制医疗” 医疗费用成最大问题

市第三法院课题组建议建立强制医疗专项救助资金,并将其纳入医保范围  重性精神病患者已成为社会安全的一大隐患。 王俊伟 摄  近年来,精神病人伤人案件屡见报端,其中重性精神障碍患者更是“重磅炸弹”,与他们朝夕相处的家人成为首当其冲的受害者。  17日获悉,过去两年里,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对5名重性精神障碍患者作出了强制医疗决定,他们的侵害对象就全是亲属,包括锤杀已孕未婚妻、脚踩妻子窒息死亡、持刀捅死伯父等恶性事件。  那么,“强制医疗”能否管住这枚“重磅炸弹”呢?为此,市第三人民法院冯鼎臣、李奇志等人成立课题组进行调研,发现重性精神病人具有医治周期长、费用大等特点,家庭往往无法承担,而财政并未设立强制医疗专项救助资金,如医院拒绝治疗,法院作出的强制医疗决定将面临无法实际执行困境。  现状:  家属成第一受害者  据课题组介绍,2012年修正的刑事诉讼法中,增设了对依法不负刑事的精神病人的强制医疗程序。2013年至2014年10月,市第三人民法院共受理强制医疗案件9宗,其中申请强制医疗6宗,申请解除强制医疗决定3宗。作出强制医疗决定5宗,解除强制医疗决定3宗,驳回强制医疗申请1宗。  申请强制医疗案件的6名被申请人均为重性精神疾患,非莞籍男性,年龄最小的18岁,年龄最大的36岁。司法鉴定为精神分裂症,案发时无刑事行为能力,其中3名有既往精神病史,长期依赖药物。而在作出强制医疗决定的5名被申请人中,犯罪行为多为暴力性人身侵害,4名杀人致死,分别是锤杀已孕未婚妻、脚踩妻子窒息死亡、高空抛子致死、持刀捅死伯父,1名是用锥子捅妻致轻伤。侵害对象多为亲属,有4宗是对妻儿下手,另1宗是对伯父下手。被申请人均为成年男子,暴力倾向明显、伤害对象不特定、病发时间不固定、作案地点不确定、犯罪手段残忍,身强力壮不易控制,犹如隐形炸弹,家属不敢同住,均强烈要求强制医疗。  问题:  医治费由谁来承担  尽管重性精神疾患家属们有关“强制医疗”的意愿强烈,但课题组认为,在目前阶段,强制医疗程序该如何强制,法院及公安、检察院都面临着不少的难题。  “遇到最大的困难是强制医疗产生的医治费用谁来承担?据统计,强制医疗的被申请人每月用药少则几百元,多者几千元,医治周期较长,一般需要连续用药几年,甚至一生。财政并未设立强制医疗专项救助资金,用药、看护产生的巨额费用一直悬而未决。”羊城晚报也了解到,由于东莞尚无安康医院,精神病人一般被送往新涌医院强制医疗。因为治疗时间长,用药、看护产生的费用一直悬而未决。  课题组通过调研还发现,在司法实践中,一些法定代理人常常因担心要求承担医治费用等原因,不愿参加庭审。此外,一些被申请人的监护人逃避监护义务,对待精神病人犹如烫手山芋,送往强制医疗后再也不愿露面。监护人不会主动提出解除强制医疗申请,即使被申请人被解除强制医疗的,监护人也很难尽到监护义务,很难保证被申请人不会再次危害社会公共安全。  建议:  建立专项救助资金  “精神病人一般无经济收入来源,由精神病人及其家庭承担治疗费用并不现实。若相关经费全部由各地政府自行解决,对地方政府来讲无疑是一种负担,导致个别地方无力或不愿开展强制医疗工作。”  课题组建议,强制医疗经费由国家统筹安排,“一是建立专项救助资金,国家建立强制医疗专项救助资金,实行专项管理,可以结合公益捐款或社会保险形式统筹资金;二是医疗保险作为补充,对于已参加医疗保险或者农村合作医疗的强制医疗精神病人的医疗费用,按照有关规定由医保支付。不足部分或未参加医疗保险的,从强制医疗专项救助资金支出。”

企业建站
微小店
提升seo排名优化的技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