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不朽者之歌 第二十章 驳尾

发布时间:2020-01-16 14:32:26

不朽者之歌 第二十章 驳尾

第二十章驳尾

上古有异兽,名驳,其形如骏马,白身而黑尾。利齿而虎爪,生双角,能御雷火,力大而性烈。声比钟鼓,尾可裂石,喜食虎豹,勇猛无俦。

——《上古奇兽录》

天枢界开启前三日。

由于马上就要进入天枢界,学院方面已经停止了所有的正常课程,统一将涌入天凰之刃的所有学员和本学院学员集中,普及天枢界的知识。

这些知识中不仅有关于天枢界的地理风貌,各类风物的详细介绍,更有在xiǎo灵界的种种注意事项。

在最后的课程中,更是透露出一个重要的消息。

此次为期三年的集训,更是一个全大陆范围内的比赛,是各学院学员展示自己的一个大型舞台。

在浩瀚辽阔的xiǎo灵界中,大部分都被海洋所占据,而所有学员活动的却是相互接近成三角形鼎立的三个巨大岛屿。

在这三块岛屿上,有超过百万之数的竞技台,每块竞技台中都保存有一块玉符,而只有在竞技台上的胜者才能得到。

根据五大院的联合声明中透露的消息,玉符并没有实际用处,却是作为在天枢界这个特殊的试炼场所成绩的证明,等到三年之期到来的那天,会选出得到玉符数量最多的百位学员和获得玉符总数最多的十个学院,作为作为这场特殊试炼的优胜者。

虽然并没有透露优胜方能够得到的奖励,但只是五大院的联合声明这一diǎn,就足够所有学员心动了,因为五大院代表的是三位帝国皇帝,一位教皇和一位联盟盟主的意志。而作为优胜的百位学员也必将进入这五位大陆至尊的视线。

被大量的信息涨的脑袋有些发痛,云琅已经好几天都没好好休息了,这又令他感叹自己真不是动脑子的料。

随着断岳再度走进铁匠铺,云琅的眼前一亮,已经恢复了平日的精神。

此时已经到了铸剑的最后,剑已成型,此时正准备进行淬火。

“刀剑皆有灵性,但剑器初成,就如婴儿刚刚落地,还未睁眼,若要心意相通,则必须以鲜血为祭,既然你是阿岳看中的对手,无论是我还是阿岳都希望你有一柄好剑。此剑由我珍藏的地心沉渊铁所铸,这种铁石极耐高温,若不是我请一位朋友帮我构建的法阵能够提高炉火的烈度并降低沉渊铁的熔diǎn,这柄剑没有一年半载是绝不可锻好的。应你的要求,原本沉渊铁就是极重的铁石,本身重量达到惊人的六千斤,锻去杂质后仍有四千八百斤。为了增加实用性,我又请朋友在其上镌刻了秘银法阵,为这柄剑增加了韧性。唯一的缺diǎn表示不如其他剑器锋利,但它的重量已弥补了这一缺diǎn。”断山不紧不慢的解説着这柄剑,断岳已经从云琅的手腕上取来鲜血撒在剑上。

鲜血并没有蒸发,而是直接融入了长剑之中,使它发出血红色的光。

断山不再犹豫,鲜血没入长剑的一刻,他的手臂一挥,长剑已经没入洗剑池中,白色的雾气瞬间弥漫而开,且伴随着风雷滚动与烈火咆哮的声音。

仍旧是那副淡漠的样子,断山又道:“地心沉渊铁的另一特性便是能够接引雷火,听説你兼修雷霆与火焰两种灵力,这柄剑真是再适合你不过了。”

时间悄悄走过,剑鸣声持续了半日之久,终于沉寂。

断山将长剑从洗剑池中取出并交到云琅手中时,云琅抚摸着有些厚重的剑身,隐隐间有一丝血脉相连的感觉。

説是长剑,更不如説一柄巨剑。剑长六尺,宽一掌,竖在地上,几乎与云琅同高,墨黑色的剑身上浮现着美丽的云纹,炉火照耀下,有紫色的浮光掠过表面,整把剑散发着一种古拙大气的美。

正当云琅陷入收获第一柄剑的喜悦之中时,只听断山再次出声説道:“上古有异兽,名驳,善御雷火,勇猛无俦,形似骏马,白身而黑尾。此剑漆黑如墨,又可接引雷火,所以我为其起名为驳尾。”

“驳尾,驳尾……”云琅细细品味着剑的名字,缓缓翻过剑身,果然在剑身上看到驳尾两字。

他抬起头,盯着断山,良久。

终于,断山皱眉问道:“怎么?xiǎo子,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云琅挠挠头,嘻嘻笑道:“不收费吗?”

断岳转身走入里屋,断山冷漠的脸上稍稍抽搐,艰难道:“我是因为阿岳原因才为你铸剑的。”

“哦!那真是谢谢大叔了!”云琅开心笑道,明朗的笑容让断山心中有些好笑,在脑海中再次浮现出了那个久违的身影。

“难道,他们真的有什么关系?”断山心中想道,“不过这孩子的样子我好像真的在哪里见过。”

云琅告别断山,一个人又回到碧云高塔,却是在塔下遇到了雪尧。

雪尧穿着云琅第一次见她时的蓝色裙子,天蓝色的秀发飞扬,衬出如玉的xiǎo脸,清风送爽,带起女孩明亮的笑容,阳光刺眼,赋予女孩一种天然的朦胧美感,这让云琅晃了神。

“喂!看什么呢?”女孩走到云琅身前,带来一阵少女的清香,语气中微微透露出不满,但她脸色桃红,眼角带笑,分明只有害羞与欢喜。

“有事吗?”云琅别过头,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哼,给你!”女孩翻了个白眼,把东西塞到云琅手里。

“什么啊?”入手的是三张玉制的名牌,分别写着雪尧,索兰,尼尔的名字。

“尼尔要我交给你的,进入天枢界用的。向其中输入灵力就会发光,如果在将玉牌指向某个方向发生闪烁时,就是指玉牌上刻名字的人在那个方向。传送到天枢界是没有固定位置的,到时候我们都要分开,用这个能让我们用最短的时间在一起。”雪尧解释道。

云琅把玩着玉牌,输入灵力,把玉牌指向雪尧,玉牌中的光果然闪烁起来。

“我的呢?”云琅又问,不过刚説出口他就后悔了。

“你的当然在我们三个人手中,你拿自己的有什么用?”雪尧又送给他一个白眼。

“总之,到时候你首先来找我。”雪尧用威胁的语气又説道。

“为什么?”

“哪有这么多为什么,让你来你就来!那我先走了,三天后见。”雪尧瞪了云琅一眼,便崩崩跳跳的离开了,那飞扬的裙角让云琅追随了好久。

“雪尧怎么越来越奇怪了?”脑海中闪现出一个疑问,一直到雪尧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云琅这才抬脚登上了台阶,进入了高塔。

回到静室,云琅在玉台上坐定,这才将驳尾从空间戒指中取出,放在双膝上仔细感受驳尾剑与他心灵的那份若隐若现的联系。

云琅闭上双眼,一手握着剑柄,另一手抚摸着古拙的剑身,灵元自然的从身体内流出到剑身上。

灵元自剑柄中进入,沿着直直的剑身一直游走到剑尖儿,又自剑尖返回从抚摸剑身的手上流入云琅的体内,如此,灵元在云琅与驳尾之间不断的流转不休,形成了一个奇异的循环。

云琅感到一种奇妙的境界,它明明触手可及,却偏偏虚无缥缈没有形态,让云琅无处下手。人与剑,自然的融合着,紫色的雷光与红色的火光环绕着他,整间静室都陷入了两种光华的不断交替之中。

那丝与驳尾若有若无的联系逐渐清晰,正如断山所言,剑器并非死物,他们只是没有足够的条件与人交流罢了。他感觉驳尾有一颗火热的心正在他的手中跳动,那是鲜活的生机与莫名的玄妙。

云琅开始尝试与剑交流,他在心中呼喊着驳尾的名字,期待着剑的回应。那种莫名的联系所感应到的心跳越来越跳动,但却仍然没有回应。

他着急的喊出声来,于是光华尽敛,那丝联系也瞬间失去。云琅叹了声气,有些失望,却没有气馁,毕竟这只是第一次尝试。

“难道是因为驳尾刚刚铸成,还远远不到时候?那个他叔的确也説过,刚铸成的剑就像一个刚落地的婴儿,也许真的是因为剑的年龄太xiǎo吧。”

“不过既然有了驳尾,我也该重新修炼下天元御雷法中破云剑法了。”他沉吟着,心中有了计较。

修炼无岁月,三日时间,如同白驹过隙很快就过去了。

这一日,阳光大好,通往天枢界的光之大门于枫之广场大开,无数少年少女在此紧张的等待着。

没有给驳尾剑准备的剑鞘,云琅只能找来一张坚韧的兽皮裹住他绑在自己的背上,毕竟空间戒指中的负重也是有限制的,重量达到四千八百斤的驳尾放在戒指中实在太浪费空间了。

与姗姗来迟的尼尔打过招呼,几人都安静下来。

巨大的光门遮蔽了天空,剧烈而奇异的波动不断从其中传来。

姜明到了,魔法师工会的会长多恩也到了,帝国各大势力的首脑陆续来到此间。

当光门的波动变得稳定,随着青鸾的一声长吟,姜明发出了可以进入的宣告。

三万学员一个个消失在那璀璨的光明之中。

而在德穆菲尔的殿堂上,加百列正向教宗汇报:“殿下,梅塔特隆圣子已经三天没有露面了。”

卢比斯面露苦笑,道:“我知道了。想必你也应该猜到他去了哪里吧。”

“殿下,要不要我……”

“不必了,他虽然胡闹,但总归还算是有些计较,就随他去吧。”教宗的目光仿佛穿过了教堂厚厚的墙壁,直直的望向天凰之刃。

“希望,在这三年里,他能得到些成长吧。”悠长的叹息回荡在教堂之中,老人的声音有期盼也有忧虑,“深渊的恶魔,似乎与以往的大不一样,教皇老人家到底想告诉我们什么”

——未完待续

今天有急事,没有修改有错误的地方欢迎各位指认

另:感谢支持求扩散!!!!!!!!!!!

南京骨科医院怎么预约
北京国仁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宝鸡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黑龙江看白癜风多少钱
汕头妇科医院那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