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虐仙记第684章终于到手

发布时间:2020-01-22 23:18:34

虐仙记 第684章终于到手

“这……怎么可能?”元璧君心中无比的清楚,自己以前也不知道魅惑过多少次风悬羽,可是此人就像是一个被阉割得十分完美的太监,一diǎn也不会对女人产生兴趣。

“为什么不可能?实话告诉你,现在的风悬羽,已经和往日不同,我先前就亲眼见到他和夏墟城青楼之中一个叫绿珠的女子相谈甚欢,或许他们此时早已经云雨巫山。”薛冲轻描淡写的述説着。

“可是我的脸,我……我此时已经快病入膏肓。”元璧君的泪水一滴滴的流下她白玉一般的腮边,楚楚动人。

薛冲的手一扬,一枚黑褐色的解药模样的药丸就带着破空之声来到了元璧君的手中。薛冲的声音充满生杀予夺的威严:“只要服了它,你就可以得到十日的安宁。这十日之中,你和正常的人没有丝毫的区别。”

元璧君将解药拿在手中,神念辐射出去,感受其中的微妙变化。

“放肆!为什么不立即服用下,否则我会收回?”薛冲的声音发出狮子吼一般振聋发聩的声响,眼神邪恶的看着她。

“是!”元璧君在心中哀叫一声,哼,薛冲,你可谓是处处占人上风,不过我现在有求于你,自然不能不听你的话。可是你小子再也想不到,你也有把柄在我的手︽,..中。我死啦,你也必须得死。

哼,不过现在不必全部都説出来。现在是利用薛冲的时候。

夏墟城的清晨和神兽宫的清晨并没有什么不同,都有鲜花盛开,露珠垂滴。

在醉春楼里的人们,分外的疲惫,只因这些男人昨晚无疑都透支了太多的体力在女人的身体上,女人要伺候好男人,当然也是透支体力。

在一间精致的居室之中,绿珠正轻轻的抚摸着一个男人肌肉贲张的身体,眼神之中充满无穷的贪婪之意。

“哇噻!好强悍而完美的肌肉,这胸肌,这腹肌,简直就是一头雄狮。不不不,他比雄狮还要厉害千百倍,他可是长生第五重造物境界的高手,昔日悬浮宫的掌教。嘻嘻,他还以为我不知道?像是我这样子的女人,如果不是遇到这种男人,怎么可能曲意逢迎?”绿珠的喃喃自语声中,伴随着她痛快的呻吟。

“这么好的男人。想不到他居然不近女色,我……我一直在等着暴风雨的来临,可是他只是吻我,只是轻薄我,却似乎并不愿意得到我,这……这就是一个女人的耻辱!”

掐肉。説道这里的时候,绿珠开始掐风悬羽的肉,他那特别的肉,心中充满一种狂烈的激动,她的脸上也发了光她当然可以感受到风悬羽的强大!

薛冲在三千步之外用心灵力“目睹”了这里的一切变化,冷笑一声,对身边的元璧君説道:“你看到了吗,现在是该你出手的时候啦?”

“我怎么出手?”元璧君也是无比的紧张。她所要面对的可是昔日悬浮宫的掌教,她对自己再有自信,也不知道究竟能不能打动这位冷面男人。

“你只需要靠近他,给她推拿按摩就是,其余的事情,用不着你操心。”

元璧君欣喜的diǎn头。要做到这一diǎn,她有强大的自信。若是面对的是庄不周这种老处男,她元璧君可以説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可是要是其他的任何男人,她有理由相信自己的魅力。

她向来自以为自己是普天之下最美丽的女人。

绿珠忽然之间感觉到内急,脸一红,放开了对风悬羽的捏拿,迅速的进入帷幕之后。帷幕之后有马桶,她开始方便。她方便的时候,居然可以不发出比蚊子飞行更大一diǎn的声音。这是女人的功力。

去!薛冲选择的正是这样的机会。

女人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虽然可以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但是却要花一些时间。这就足够啦。

薛冲心中无比清楚的是,只要靠近这位悬浮宫前掌教八百步的距离,他就一定可以发现自己的存在,所以薛冲知道自己绝不能冒险。

元璧君轻盈的走了进去,绝不发出一丝的声音。就连在帷幕之后方便的绿珠也没有丝毫的感觉。元璧君作为长生第一重万寿万年的高手,这diǎn功力是有的。

绿珠虽美,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换了在其他任何时候,元璧君这样的女人可以随时的将之杀戮,被当作狐狸精一般的杀戮。

薛冲的呼吸都开始紧张起来,因为元璧君已经轻盈的躺了下去,自己的手按向了风悬羽的腰,她当然要继续的给风悬羽“推拿”。

“等等。”元璧君的手忽然不再动弹。

她不是不想动弹,而是不能。一道神奇的封印就在这个时候禁锢了她。

风悬羽伸了一个懒腰,很惬意的坐起身来,眼睛缓慢的张开,随即惊呼出声:“怎么会是你?”他显然想不到,元璧君会在这样的时候出现。

“怎么不能是我?”元璧君轻柔的回答,每一个吐字之中都透露出无比的情意。

每当元璧君做回一个女人的时候,是使男人无法拒绝的。

薛冲的心在此时沉了下去。他想不到一个男人可以如此的拒绝一个女人,这是残忍的,同时自己的计划将无法实现。

“你是庄不周的高徒。你这样做,难到就不怕你师傅吃醋?”风悬羽笑起来。他一旦笑起来的时候,显得十分的邪恶。

“我师傅才不在乎我呢。在他心中,我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可是我已经长大了,真正的长大了,不是吗?”

元璧君在刹那之间迸发出惊人的美丽,即使远在三千步之外暗中窥视的薛冲,也感觉到这个女人的明艳和妩媚。

“你真的很美,我想要你,可以吗?”风悬羽抓住了元璧君的柔荑,“若是我风悬羽一定要堕落,也应该让你这样的美人陪我堕落。”

“你……你是谁?”绿珠出来的时候,吃惊的看着这里的一切。

元璧君就向她嫣然一笑,让世上所有的牡丹花都羞愧致死:“我是来取代你的人。”

风悬羽的眼神之中充满莫名的厌恶:“绿珠,你是长得不错,弹琴也不错,可是你不是一个干净的女人,我最讨厌有女人欺骗我,看在你陪我睡了一夜的份上,我不杀你,你滚吧!”

“风悬羽,想不到你是这种人?”绿珠跺脚,冲了出去。

元璧君微笑:“想不到青楼之中的高手,也可以识破你的身份,风悬羽掌教?”

她灵活的靠进了风悬羽的怀里,强烈的女人的味道使得风悬羽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当然,最使得他难以自拔的是元璧君的胸,强烈的挤压着他。

砰!元璧君的身体猛然向半空中弹起,随即十分难看的跌落在地。

“哎哟。”元璧君的腰似乎是被扭了一下,“你……简直就不是男人!”

风悬羽大笑:“我不是男人?那我的女儿是怎么生出来的?我告诉你,我最讨厌身子肮脏的女人。月儿的母亲,就是因为行为肮脏,我亲手杀了她。元璧君,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东西,你比我先前赶走的绿珠,肮脏了一百倍!看在你师傅的面上,本座今日不杀你,滚!”

元璧君的眼中显现出毒蛇一般的光芒,看着风悬羽很久,很久之后,她才恶狠狠的説道:“风悬羽,我会记得你今天是如何对待我的,我迟早会十倍百倍的让你偿还。”

风悬羽大笑:“哈哈哈哈,我风悬羽最不害怕的就是女人的报复,你来吧,我等着!”

“圣教主,对不起,我没有完成你交付给我的使命!”元璧君的神情十分的无助。

薛冲摇首:“不,你已经完成了使命,因为风悬羽已经抓住过你的手。更何况,他的身子已经接触到你的胸,这就已经足够啦。”

“什么,我不懂?”

“你不需要懂。把你的手给我?”

元璧君想要拒绝,但是她随即完全的放弃了抵抗。她立即在自己的心中告诫自己,现在自己除了相信薛冲,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行走。

薛冲伸手,抚摸着元璧君犹如凝脂一般的纤纤玉手,心中感叹:如此美丽的女人,若是一个端庄自持一diǎn,那她的男人不知道会有多么的幸福。

“还需要看这里吗?”元璧君指着自己高耸的双峰。

“不必啦。我刚才拉你的手,就是想看看你的脉象而已,你去吧,十日之内,不管我有没有研制出解药,我都会告诉你的。”

噗通。元璧君再次跪下,眼神之中楚楚可怜:“圣教主,我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只要您救了我的命,我会十倍百倍的报答你。”

薛冲离去,并没有理会这个天性凉薄的女人。他心中无比的清楚,今日她的卑躬屈膝无非就是想活命,用不着对她客气。

“哈哈,很解气,看着这贱人这样苦苦哀求,我就觉得十分的痛快!”老龙大笑,“这贱人显然想不到,在我给她前后两枚解药之中,我已经给她特别的加了料,纵然她的天香之毒暂时的缓解,但是其他的毒,却可以轻易的要她的命。”

薛冲看着老龙的快意,心里不知道怎样的升起一股寒意:“老龙你别高兴得太早。这婆娘明明知道我们不会好心救她的命,可是她为什么偏偏要和我合作呢?”

“这还用问,这是她贪生怕死。想要从我们这里得到天香的解药。”

薛冲摇头:“我不觉得是这样,我觉得元璧君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瞒着我们?”

“狗屁!她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她瞒着你干什么?”

“也对,我现在是应当尽快研制出解药。只有拥有了这种东西,我才有在境界低微的情况下控制整个天下的能力。”

薛冲的神色无比的兴奋:“元璧君,你想必做梦都想不到我薛冲仅仅是拉了拉你的手,但是却已经大致的将心毒的秘密偷窃到手吧?”

老龙也充满了好奇:“小子,心灵力真的有这么厉害?”一向以来以道术自居为天下修行正统的老龙,一再的见识到薛冲心灵力的威力之后,终于算是改变了看法。

“是的。心灵力这种东西,可以通过控制别人的神魂发挥威力。元璧君服用了我给她的解药。这枚解药之中就有我用心灵力埋伏下的触觉。当元璧君的手和胸被风悬羽触摸之后,我埋伏在解药之中的触觉就自动的探测风悬羽的身体,探测他的一切。这种探测当然十分的模糊,而风悬羽显然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对元璧君始终保有戒心。可是不管怎么説,在我心灵力触觉的感知下,风悬羽身体的大致情形,已经尽在我掌握之中。”

“真我精神术和绝情心经有所突破吗?”

“不要打扰我,我正在感知一切。”很显然,薛冲最后摸一下元璧君的手,并非是想轻薄她或者是试探她的忠诚,而是要读取自己下在元璧君身上的心灵力触须。

好强悍的肉身。薛冲在心中发出赞叹。风悬羽此人的身体的结构绵密无比,而且更加使人吃惊的是薛冲感受不到他的心跳,不仅如此,薛冲还感受到他强大的生机。一种自己绝对想象不到的强悍的生机,就像是种子冲破坚硬的外壳时候的感觉。

可以想象,拥有这种强大生机的人,即使是随手一拳一脚,也可以产生惊天动地的威力。

这就是长生第五重高手的强大生机?

不过薛冲并没有过多的去了解这些。他的心灵力触须开始无限的延伸出去,终于感受到了真我精神术和绝情心经正在风悬羽的身上运转。

而要产生心毒,这两种精神术的运转至关重要。

生死劫。一层又是一层的生死劫,原来是这样产生的。薛冲的心中忽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不管是真我精神术还是绝情心经,都是修炼心的绝dǐng功法,在这种功法的运转之下,一个人要不断的破解生死劫,否则的话,随时面临死亡的命运。

这就逼迫一个人要不断的进步!未完待续……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怎样
沈河区中医院
湖南治癫痫病的好医院
太原去看癫痫病得多少钱
南宁有治牛皮癣医院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