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寂灭武神 第143章 绝地反击,连环雷爆

发布时间:2019-10-18 23:56:14

寂灭武神 第143章 绝地反击,连环雷爆

“漠王既然是千年前的机关大师,机关符阵和大型阵法殊途同归,不知他的传承里有没有这方面的知识。”

张山现在暂时能想到的,就是漠王传承的机关符阵之道中有这方面的涉猎。

当他脑子转到这方面的时候,忽然想起了,自己用机关符阵之道制作出来的那些雷爆珠。

“我真够蠢的,当时想着弄出那些东西来,就是以防不时之需,现在身陷险境居然忘记了。”

张山心中大动,雷爆珠的威力有多大,他亲手制作自然最清楚。

一颗雷爆珠相当于灵武六重的武者全力一击,两颗合在一起同时引爆的话,灭杀二次进化的恶鬼应该没有问题。

而他手中有一百颗,现在这里二次进化的恶鬼不超过十头,那绝对是绰绰有余了。

“正好袁可宜的防御罩强大无比,就算这里被炸成废墟也影响不斗她。”

想到这里,张山再不迟疑,手一翻,十几颗雷爆珠被他拿在手里。

控制着两颗雷爆珠一先一后向着一头二阶恶鬼打去。

恶鬼的嗥叫一声,两手的爪子就要向着飞到身前的珠子抓了过去。

这时后面的珠子突然加速,撞到了前面的珠子上。

轰!

剧烈的爆炸声响彻了整个空间,那一头进阶的恶鬼直接就被气化,一点渣都没有留下。

而旁边靠的近一些的恶鬼同样也是被气浪炸得东倒西歪,有些还被炸断了四肢,凄惨无比。

“哈哈,哥哥我真是有先见之明啊。”

看到这种效果,他哈哈大笑了起来。

邱飞星身形一滞,目露惊疑:“这好像是类似爆裂符的珠子?看这威力莫非还是极品的?哼,不过想必你也没有几个,困兽犹斗罢了。”

正当他自以为所料不差的时候,张山手再一扬,几十颗雷爆珠以两颗一组,如同天女散花一样向着群鬼扔了过去。

“妈的!怎么有那么多!”

邱飞星大惊之下,猛然后退,脱离了鬼群的范围,几十颗这种东西一起爆炸,如果自己还停留在那里,到时能不能够撑得下来可真不好说了。

而张山,却是光棍的不顾仪态的直接卧倒在地面上。

轰!轰!轰!

几乎不分先后的爆炸声响起,整个地面还晃动了起来。

狂暴的气浪充斥着整个空间,那些浓雾也不住的翻滚着,仿佛下一刻就要烟消云散的样子。

爆炸过后,张山忍着双耳的嗡嗡声,从地上一跃而起。

抬眼看去,所有的恶鬼都已经消失不见,唯有地面上留下了一些模糊的残渣。

而邱飞星等人也是横七坚八的倒了一地。

“师弟,你那些珠子是什么东西,好厉害啊。”

光罩中的袁可宜一点事情都没有,张大了小嘴,脸上兴奋莫名,仿佛发现了自己最喜爱的玩具。

“你要是喜欢,我可以做一些给你。”张山好整以暇的转头对她笑了笑道。

“那你能不能把制法教给我?”袁可宜忍不住心中的渴望,急切的问道。

“这可是我得一位神秘高人传授的秘法,一般人是不可轻传的。”张山摸了摸下巴道。

袁可宜小脸垮了下来,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但知道张山说的没错,武者的秘密手段谁会轻易传授给别人呢。

然后张山话头一转,轻轻一笑道:“不过呢,你又不是一般人,因此,教你当然是没问题的啦。”

“啊?你,坏师兄,就会捉弄我,等出去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袁可宜知道刚才是给他耍了,不由的大发娇嗔。

“出去?你们还想了出去?你毁我鬼卫,我王指发誓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一声嘶哑的吼叫声将两人的注意力引了过去,只见那位阵法的主持者王指正跪倒在地面上,七窍流血,凄惨无比。

而他眼神怨毒的盯着张山,象头择人而噬的凶兽。

念头一转就明白了过来,他把这些恶鬼一起轰灭,显然让王指受了阵法的反噬,因此才出现这种状况。

张山迎着他怨毒的目光,晒笑了一下道:“你的那些恶心的恶鬼,都已经被我收拾掉了,看得出来,那些恶鬼的灭亡让你受到了很重的反噬,现在的你,拿什么来对付我?”

“你当老子我是死人么?真以为我没办法对付得你?”

邱飞星面容扭曲的大吼着,握剑的手一阵抖动,掌中的软剑也随之震动了起来,可见他的正在强压着自己的怒气。

这倒也难怪邱飞星,往日在弟子中高高在上的存在,面对一个入门仅三个月的弟子,不仅损兵折将,而且还差点阴沟翻船。

至于刚才他旁若无人的和那个蒙脸女子打情骂俏,完全无视他们的存在,这更让邱飞星愤怒欲狂。

这时一阵咳嗽声响起,连掌柜灰头灰脸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衣冠破碎,脸上还多了一道血口。

他一直都在一旁压阵,离爆炸中心较远,刚才又见机的快,提前选择了后退,否则,说不定就在爆炸中挂了。

咳出一口带血的浓痰,连掌柜喘着气,畏惧的望着张山,心里同时翻起了巨浪。

经过一连串的事情发展,这个看起来像能轻易摆平的年青人,却总会在危机关头扭转形势。

这样的事,一而再再二三的发生,让他对张山升起了深深的忌惮。

连掌柜的神色被张山看在眼里,他目光闪动了一下,手一翻,一把雷爆珠出现在手里:

“姓邱的我是没把握杀得掉了,不过你们两个喽啰么,不知能挨上几颗珠子呢?这种东西我可是还有大把。”

顿了一下,他笑了笑又道:“再打下去只能两败俱伤

,不如这样吧,把法阵撤了,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邱师兄觉得我的建议怎么样?”

“放你娘的屁,你消遣老子是吧,这一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邱飞星咬牙切齿的说着,眼中的怨毒之色浓得像墨一样。

“这么说,你还留有后手了?”张山若有所思的道。

邱飞星长吸了一口气,冷厉的一笑,然后一字一句的道:

“小子,你说对了,王大师,用血祭吧!”

宜宾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桂林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宁德治疗性病的医院

宜宾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桂林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贵州有哪些治疗癫痫病医院
遵义有名癫痫医院
贵州哪里看癫痫比较好
遵义癫痫重点医院
贵州哪家治疗癫痫最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