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鸿元至尊 第51章发疯的变异鼠

发布时间:2019-10-12 21:05:47

鸿元至尊 第51章发疯的变异鼠

罂..粟能入药,少许可提神,可是缦玲花却不能入药,它只是外表漂亮,浑身全是剧毒的花。

蛮灵儿和珞瑜只知道花粉和绒刺有毒,却不知其内汁液毒性更强,只需一滴就能毒死一头大妖。

洛邑谷是艾芜荒原四大险地之一。

排名第一的是大沼泽,也叫鳄鱼湖,第二厉风谷,第三便是洛邑谷,第四天坑。

大沼泽连白狼王都不敢轻易涉足,厉风谷那是个半天然封闭区,是幽冥宗囚禁重犯监牢和历练弟子的训练场,天坑虽然不算危险,但是里面遍布毒蛇异虫,也没人愿意轻易涉足。

至于排名第三的险地洛邑谷,那可名符其实的险地。

艾芜荒原都以为是一马平川的草原,其实不然,那里有山有河有湖,只是那里的山相对都灵山和横断山脉来讲算是小丘,但对平坦的艾芜荒原也算是很大的山丘了。

厉风谷是被改造过的山谷,算是半天然山谷,洛邑谷却是纯自然形成的山谷。

不知道什么原因形成的,洛邑谷中四季如春,里面的植物全部是难得一见的珍奇,但是想深入山谷却要经过一片美丽的缦玲花地,然后便是高大的针毒树林,据说过了这两关,就能采集到很多奇珍异草,里面最诱惑人的还是传说中的能起死回生的还魂草,但据老白狼王讲,从他记事起就没听说过谁能进到过谷内,前两关就没有人和大妖过得去。

这一点忢月大陆第一人忢己证实过。

张显也很好奇蛮灵儿和小白狼王怎么得到的缦玲花粉,但是现在异变鼠接近,也没时间追问,他接过那个油布包就想打开喷洒花粉。

“小心..”

珞瑜急忙阻止,并且瞪了一眼有些恶作剧的蛮灵儿。

“没事啦,这是最边缘的花粉,只会让人打个喷嚏而亦。”

蛮灵儿吐了下香舌,做了个鬼脸道。

“都什么时候了还胡闹。”

所谓最边缘花粉,其实就是扩散到谷外的缦玲花上的花粉,不知道什么原因,缦玲花长到谷外,毒性顿减,幽冥宗采集用于给受伤的弟子涂抹伤处麻醉镇痛,不过用时可要控制好数量,多了一样会中毒,蛮灵儿顺手采集了些,刚才她的确是想逗逗张显这个准姐夫。

“这事我来做,你们离远些。”

珞瑜拿出鹿皮手套带上,试了一下风向,迷宫中也有微弱的阴风,接过蛮灵儿递过来的鹿皮口袋对张显等人说道。

张显蛮灵儿和白灵儿迅速远离,珞瑜弯腰小心撒着花粉,蛮灵儿那缦玲花粉袋还没有一个香囊大,珞瑜也就撒出去不到三分之一,虽然在上风头,可也吸到了微弱的花香,这让她有些难受,急忙扎紧口袋,扔掉手套,吞了一颗解毒丹后去追张显。

张显接应到珞瑜后发足狂奔,跑了很长时间后躲进一处石洞,这时就隐约听到变异鼠暴乱声音。

等了一会,见没有变异鼠追来,张显等人不由舒了一口气。

他们舒了口气,变异鼠却发生了暴乱。

因为珞瑜匆忙间撒的计量少,而变异鼠数量又多,跑得又快,沾染的少,再加上花粉毒性相对小些,倒没有毒死变异鼠,不过也让它们嗅觉失敏精神错乱,相互撕咬起来,上千头变异鼠内讧,其场面何其壮观,而那几头变异鼠王也难以抵制毒性,一阵恍惚后也失去了理性,乱了,彻底乱了,变异鼠这一乱却波及甚广,地下迷宫中可不止这些变异鼠,有很多群,这一群乱起来,胡乱窜行,就跑到别的群地盘,把别的族群也搅合进来。

一时间整个迷宫沸腾起来,躲在石洞中的张显等人也被冲撞了很多次

“疯了,全疯了。”

白灵儿声音打颤。

蛮灵儿小脸煞白,她没想到缦玲花粉会产生这样的效果。

“虽然他们没有主动攻击我们,可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啊。”

珞瑜也有点发憷。

其实张显等人不知道,这地下迷宫中可不只是他们一伙人,除了差点被暴乱的变异鼠践踏死的凌涛外,还有几波人迷失在迷宫中,而这些人现在连骂娘的心思都生不起来,他们杀了很对变异鼠,可谓尸横遍洞,可这些变异鼠太多了,斩不完杀不尽啊。

那么这些人是怎么进来的,当然是小鸡不撒尿各有各的道。

裂天神主秘库这个秘密在张显等人眼里算是秘密,但是在那些大势力眼里其实也算不上什么绝密,不过这些大势力各怀心思并没有张扬出来,却秘密的做着抢夺准备,几十年下来,所谓的要塞地下几乎被挖空了,而宋欣发现的那些密道,只不过是楚国那些不甘寂寞的大家族的暗地动作。

东区为要塞带来了福利,却也为要塞带来了隐患。

要塞虽然建在石山上,地下大都是坚硬的石头和铁板沙,但是有强大的修为的人,只要能耐得住寂寞,在给他时间,凿条地洞是能做到的,他们没有着急,是因为他们知道楚威王也没能打开秘库,守着秘库不受干扰都打不开,他们这些做黄雀的自然不想出头,守在旁边坐享其成是最好的选择。

隐忍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动作,却不想这个秘密忽然被曝了出来,于是各家都坐不住了,于是天上的地下的都活动起来。

因为事发突然,那原本保留的一层没有捅开,仓促和准备不足,以及援手没及时赶到,又怕被人抢了先等因素造成慌乱,结果都迷失在迷宫中。

“这些丑陋的东西怎么发起疯来?”

大秦国负责这件事的是十大家族中,同皇室走的最近的王氏家主的兄弟王揆,他是密司的副统领,在东区的身份是泰利商行的大掌柜。

“谁知道呢。”

他侄子王立诚浑身都是变异鼠的血,手中剑已变成两面齿的锯了。

“不能在同他们再纠缠了,我们走。”

王揆也好不到哪去,浑身的血,气喘吁吁,最后无奈选择闪避,可是能躲得过去吗?

厉风是岐山道教的人,他带着一群师兄弟也被困在地下迷宫中,有几位实力低的差点被发疯的变异鼠咬死。

还有.....

......................

...

嘉兴治疗白斑的医院
石嘴山治疗白斑病费用
保山治疗龟头炎方法
嘉兴治疗白癫风医院
石嘴山治疗白斑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