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济南50岁爸爸为救白血病儿子兼职当起外卖哥

发布时间:2019-08-14 17:22:57

50岁的济南市民徐廷国又给自己找了一份差事,大街小巷又多了一名“外卖哥”。之所以下了夜班后送外卖,徐廷国是为了患病的儿子。今年是徐以龙患白血病的第五个年头了,大大小小的化疗不知已经多少次了,作为父亲的徐廷国在花光所有积蓄并负债近百万元之后,奔走在送外卖的路上,挣钱为儿子治病。

儿子事业有成

突然查出白血病

3月1日下午,济南飘着雪花,山东省中医院门诊楼13楼的一间病房里,徐廷国坐在椅子上望着正在熟睡的儿子,他眼睛里布满血丝。妻子邵则句坐在儿子身边,因为每天在医院陪床,也显得十分劳累。自从孩子得了白血病,邵则句几乎没有睡过几个安稳觉。

五年前的2012年,22岁的徐以龙刚工作满一年。他在一家服装店工作,由于成绩不错,这个年轻的小伙子被委任分店店长的职位。当时,徐以龙谈了一个女朋友,双方都见过了父母,准备买房结婚,一切都很顺利。

然而就在当年9月份,徐以龙刚被晋升为店长不久,便连续数日发烧,身体没有力气。多次去诊所打针吃药无效的情况下,徐廷国带着徐以龙去了济南市中心医院看病。“检查完以后,大夫就建议让孩子住院。”不明就里的徐廷国询问情况,医生怕年轻的徐以龙难以接受,只在纸上写了“白血病”三个字。一看这几个字,徐廷国的脑子嗡的一声响。

伴随而来的是无尽的化疗。在最初的时候,徐以龙的病情还比较轻,他所患的白血病类型也有很大的几率被治愈。在化疗完第一个疗程后,徐以龙的身体状况改善了很多。不久,病情又复发了,并越来越严重。

治疗五年

欠下百万债务

这五年,邵则句已经数不清陪儿子住了多少次院,做了多少次化疗。“一年至少得有八个月的时间在医院,他每次回家最多不超过半个月,指标一下降,他就得回医院治疗。”邵则句拿起徐以龙的手,因为使用药物过敏,指甲烂了又长,长了又烂。在化疗期间,病危通知书下了三次,每次签字时,父亲徐廷国的手都是颤抖的。

为给孩子治病,徐廷国夫妻付出了所有,治疗费花了170多万,其中大部分是借来的。夫妻俩已经欠了近百万元的债务,已经很难再从亲友处借来钱。徐廷国说,徐以龙化疗用的进口药,一支就四五千元,抵得上他两三个月的工资,并且这些药品无法使用新农合来报销。

自从徐以龙患病,一家人的生活都变了样。现在医院几乎成了母子俩的第二个家,母亲邵则句经常吃住都在医院。为省钱,邵则句经常只吃馒头,而把菜都留给孩子。“他见我只吃馒头,就停下来,说我不吃菜他也不吃了。”

“有时候他做化疗,吃不进饭,喝口水都恶心,他让我先吃,我就出去一个小时再回来,说在外面吃过了。”实际上,邵则句根本没有吃东西。而晚上休息,邵则句就和儿子挤在一张病床上,在儿子化疗时,她只能在床头趴一趴。

挣钱给儿子治病

兼职当起“外卖哥”

徐廷国干了多年的印刷工人,一周要上五天夜班,每月的工资两千多元。尽管负债累累,徐廷国说,只要孩子还活着,他不会放弃对孩子的治疗。

为了家,更为了孩子,五十岁的徐廷国从去年兼职做起了外卖员。每天上完夜班,最早也已是早上7点,晚的话要到10点多,而下班后的时间并不是徐廷国休息的时间,他还要打开外卖客户端抢单,骑上摩托上路。

趁着中午这段时间,徐廷国每天送上十来单外卖,多则能赚百十元,少则五六十元。代价是牺牲个人休息时间,徐廷国每天只能睡五个小时。“累,但是也没有办法。”徐廷国说。

眼下,徐以龙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医生说要么回家,要么做骨髓移植。”成功几率不确定,但高昂的治疗费是肯定的。为此,徐廷国只能拼尽全力。“有时候不敢想最坏的情况。”徐廷国的弟弟说,希望好心人能帮帮这个家庭。

如果您想提供帮助,请联系徐廷国,电话:15153139258

皮肤病发病原因
作为黑痂型褥疮患者及其家属你知道如何护理吗?
内分泌失调的症状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