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泛娱乐化时代娱乐节目主持人难当走红背后存

发布时间:2019-07-12 23:53:16

"泛娱乐化"时代娱乐节目主持人难当 走红背后存隐忧

毕福剑孟非  打开电视,点击络视频,收听广播节目,走进婚庆典礼,跨入歌厅舞厅,甚至在商场的展销台,你都可能看见听见他们,有的装扮扎眼,有的举止夸张,有的词锋犀利,有的风趣机智,当然也有油嘴滑舌,不着边际的。娱乐节目主持人,这个行当尽管目前发展迅猛,明星辈出,影响十分广泛,但庸俗化倾向也不容忽视。  “泛娱乐化”带来后果  日益庞大的从业队伍,轻口薄舌的职业形象  《非诚勿扰》、《快乐大本营》、《职来职往》、《非常6+1》、《星光大道》、《中国达人秀》、《舞林大会》……这一个个人们十分熟悉的节目,已经成为大众日常生活的话题;孟非、何炅、李响、毕福剑、李咏、程雷……这一个个比演艺明星还明星的主持人,其言谈举止也已经成为街头巷尾的谈资。  影视导演兼演员英达,自从做起娱乐节目并自任主持后,看起来比过去还忙乎,不但与别的明星聊,还上别的娱乐节目聊,结果,互动来互动去,他的私事就成了络热议的中心。  进入新世纪以来,电视广播节目的娱乐化、文艺舞台的娱乐化、日常生活的娱乐化,令我们每天不得不面对娱乐。而娱乐舞台中心人物,就是娱乐节目主持人。  文化意义上的主持人,是电视、电台、晚会的产物,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和文艺,他们靠和文艺而出名。但娱乐节目的主持人却颠覆了这种关系,他们用自己的娱乐意识、娱乐语言、娱乐思维,将所主持的节目娱乐化,可以说,娱乐化的程度决定了节目的知名度。  从目前最出名的电视娱乐节目中可以发现,这些节目大多并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文艺,而是将婚恋、时尚、竞技、求职、礼仪、升学、厨艺、益智、调解、心理医疗等统统纳入了娱乐的范围,变做一种“真人秀”。尽管背后还有制作团队的策划,但在前台推动娱乐化的中心人物是主持人。  自从文艺竞赛被尽情娱乐化以后,由《星光大道》等节目走出的明星,其风头一下子就盖过了任何文艺比赛,只要看到他们,主持人“老毕”那副面容也会浮现出来。  由于“泛娱乐化”,如今从央视到各地所有卫视,从各大小城市的电视频道到有线频道,从文艺广播、交通广播、经济广播到公共交通的传媒平台,从络视频到娱乐场所,似乎那里都少不了娱乐主持人。当你点击娱乐节目主持人招聘时,大量信息就会扑面而来,广告公司、影视公司、婚庆公司、歌厅、酒廊、度假村、游戏摊位,好像什么地方都在迫切需求这个行当。  娱乐节目是锻造明星的舞台,主持人不再是绿叶,不知不觉中也成了耀眼的明星。湖南卫视的娱乐节目开办最早也最出名,主持人何炅、李维嘉、谢娜、杜海涛、吴昕、汪涵、欧弟等人因此名扬南北各地;央视的毕福剑、李咏的知名度并不比联播的那几位弱;歌手戴军当上娱乐主持后才成了当红人物,各地电视台都少不了他的形象,伶牙俐齿远比歌声更让人印象深刻;原先在法制频道主持节目的张绍刚,如今在求职节目《非你莫属》中以强劲的语言造势,将全场都调动成秀场,声名由此提升了许多。  中国的电视娱乐节目,最初是以《综艺大观》、《正大综艺》为代表,倪萍、杨澜因此走红,但此时的主持人与观众没什么互动,实际并不怎么娱乐;从《快乐大本营》、《幸运52》开始,一直到《超级女声》、《星光大道》,代表了娱乐时代的到来;而《非诚勿扰》、《职来职往》、《中国达人秀》、《天天向上》、《8090》、《我爱记歌词》等娱乐节目遍地开花,则标志着“泛娱乐化”的来临,娱乐节目主持明星也因而不断冉冉升起,其中以男性居多。  “在这种‘平民参与、观众做主’的互动环境中,主持人的典型形象就是轻口薄舌,在自我调侃、嘻嘻哈哈中展示自己的机智,掌控全场,同时又在启发、诱导中尽情调动观众、嘉宾和选手的能动性,造成娱乐的氛围。”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居其宏这样说。李咏李响  这个行当比较驳杂  学校里培养不出来,评奖更评不出来  就像什么学校都能开设艺术专业那样,目前全国有300多所学校设立了主持人专业,这个中国独有的专业,除传媒外,邮电、工商、科技、医学、理工、艺术、干部管理,几乎什么学校都有资格兴办,本科、大专、中专,那一层都不缺,每年可以招收上万人。“不过,主持人专业造就不出娱乐节目的主持明星!”一些娱乐节目的着名主持人这么说。  华语主持人大赛《今天我主持》吸引了海内外上万名选手参加,结果是,经历大学主持专业严格训练的“学院派”选手,别看是帅哥美女,字正腔圆,但说话一个味儿,纷纷被淘汰;而那些草根选手却普遍被看好,“崇明岛上的阿姨”季慧群、波兰汉语“达人”翠花、伊朗小伙子华波、小个子杨佳旻,由于个性十足、风趣诙谐,都颇得好评。这些草根选手的风格味道,实际都近似娱乐节目的主持。  作为节目主持人的最高荣誉“金话筒奖”,在多届获奖名单中,娱乐节目的当红主持人却常常不见踪影。如果看看那些获奖的主持人,不是端庄大气就是稳重得体,与此相比,娱乐类节目主持人的缺席也就不可避免。据中国广播电视协会有关负责人解释:“在多数评委看来,中国目前的娱乐节目确实还没有达到获金话筒奖的水平。”看来,当今的娱乐主持与严格的主持审美标准还有不小的距离。  无论学校的主持人专业如何,也不论能否获奖,娱乐节目的主持人已经出现了,而且影响日益扩大。从各地当红的娱乐主持的经历看,学历尽管不低,但纯粹主持人科班出身的很少。有学编导的,有学表演的,有学外语的,还有读医学和心理学的,也有从演员转型的。他们大多依赖自己的摸索和创造,也有不少人最初的风格来自台湾娱乐节目的影响。被称为“老毕”的毕福剑,在《星光大道》的那一套主持经验,恐怕更多来自天赋和现场实践;而《快乐大本营》的那种“快乐家族”式的多人主持风格,其路数和拳法,自行创造的也占主要部分。  《非你莫属》和《职来职往》原本是职场类节目,可现在已经成为大受欢迎的娱乐秀,人人都成了演员。现场经过主持人的巧妙调控,招聘者、被招聘者、职场规划师紧密互动,形成情感丰富、有风有雨的场面,而人生百态、职场规则、专业知识、生活故事,也就在这跌宕起伏的情节中显现出来,既有娱乐看点,又传达出丰富的社会信息。  从理论上讲,传统主持人大致分为4种,“严肃型”、“儒雅型”、“活泼型”和“幽默型”,但这对娱乐节目主持人来说反倒不靠谱。他们的风格与学识、性情、历练、禀赋有直接关系,面对各种群体和知识层,只能靠独有的语言、举止和思维方式去掌控形形色色的现场,于是,有友将他们粗分成几类:嬉皮笑脸型、自我调侃型、气场强势型、一惊一乍型、讨巧亲近型、若即若离型。  对娱乐节目主持人而言,优胜劣汰的法则最为明显,孰高孰低,观众的眼睛雪亮,收视率才是唯一标准,谁说了都不算数。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的“快乐家族”主持人正在与周杰伦互动。  想要持续健康发展  修炼、技巧、格调、、情怀,缺一不可  正因为收视率至上,使得一些娱乐节目主持人以娱乐为最终目的,不择手段地竭力迎合低级口味,让节目的品位不断降低,甚至导引出金钱至上、享乐至上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引起社会的普遍反感。  “我们不反对采用娱乐的方式主持一些原本非娱乐的节目。用一种人们喜欢接受的方式总比板着面孔说教好。”上海电视台副台长滕俊杰这样认为,“过去我们以为主流媒体就是传播,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在当代传媒方式中,观众也是主体,互动是起码的手段。关键是看什么节目,度和临界点的把握至关重要,有的内容是绝对不能和娱乐联系起来的。”  由于节目的“泛娱乐化”日益明显,许多栏目与娱乐原本无关,现在都在套用娱乐的方式去吸引观众,所以,娱乐节目主持人的综合素质显得尤为重要,这主要反映在语言导向和现场调控能力上,因主持人的不慎或把握不当而影响了节目的社会效果的事情时有发生,轻佻、随意、简慢的语言,更是常见病。  当娱乐节目主持人风头正劲的时候,潜在的危机也在显露。因为他们的名声、他们的主持方式潜移默化地引导了社会的文化趋向,好像娱乐可以促销一切、取代一切,什么都离不开娱乐的包装,嘻嘻哈哈、调侃揶揄就可以解释人生。其实,当什么都是娱乐时,生活的品质、思考的力量、文化的修身性也就不复存在,那时的娱乐主持人,与舞台“小丑”就没多少区别了。  对于主持人的作用,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做的虽然是娱乐,但恰恰不能以单纯娱乐为目的。因为娱乐节目面对的是广大观众的期待,这种期待常常会因主持人的某种误导而走偏。滕俊杰说:“情怀、格调、修炼、社会心,对娱乐节目主持人而言,与技巧一样,缺一不可。作为电视台,对主持人必须有道德要求和底线要求。”  “他们不仅要有触类旁通的能力、娴熟的应变本领、调度全场的指挥艺术,更要具备文化修养和思想品格。越是名声在外,越要有自知之明。否则对不起社会的关注,对不起大众的信赖。”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张同道说。  由于娱乐节目主持人本身就是明星,而且经常还主持道德、法制、婚姻、职场、社会问题的栏目,这就使他们的言行常常成为舆论的焦点。最近,倪萍因“脊梁”问题而备受舆论批评,像她这样一向以正面形象出现在屏幕上的着名主持人都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居然不想一想,节目主持人再怎么正面也不可能与“共和国的脊梁”联系起来。其他那些晚辈主持,在社会认知、道德观念上会不会失误,也就可想而知了。  “节目主持人,实在不是一个轻易随便的行当,一定要有操守、底线和社会感!”滕俊杰一再这样强调。

微超市
手机如何注册微店
微信朋友圈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